灼見祥談——杜拜看魚

   「不能從英國直接飛回香港,只能找個城市,在那裏逗留三個星期,再返香港(回來還要隔離三個星期)。」

   「三個星期在杜拜,住在酒店,期間不用隔離,想到那裏都可以。但外面天氣太熱了,平均氣溫攝氏四十一、二度,街上基本上沒行人。」

  「出外,只能到商場。那裏冷氣十足,在裏面走動,暑氣全消。商場實在太大了,行一層商舖,走一圈,得花上一個小時。停留十間八間服裝或鞋店,要用上半天。這個大商場,在裏面消磨了三天,只進入過五分之一的店舖。」

  「想去打一場高爾夫球。酒店經理說:訂場還算容易。不過,要過來打高球,十二月過來,會好一點。現在打球,不習慣的話,會中暑的。」

  「來到遊客必到的帆船酒店看日落。那裏要最低消費。一杯咖啡,價錢昂貴,味道與商場提供的分別不大。酒店房間也可以欣賞日落,沙漠塵土飛揚,望過去,太陽灰懞懞,一個模樣。」

  「聽酒店經理的話,在商場購買當地特產,計有駱駝奶香皂、椰棗、朱古力、香精油。說在機場購買、選擇不多。」

  「商場的水族館,比海洋公園的還要大。在裏面走動,想起電影《水行俠》。海底世界的奇觀,在此得見。在水底行,涼快極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