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六時四十分

  只要對高爾夫球發燒友說:「六時四十分、西貢碼頭見」,他就會滿心歡喜,知道你訂到場,可以在滘西球場,進行一塲友誼賽了。他會早上六時半來到西貢碼頭、攜帶放置十四支球桿的球袋(已在滘西球場存放球包的,只需帶個背包就來碼頭)到來排隊。

  早上六時二十分,已經有人在碼頭前放下球包,去吃早餐了。大家都知道,不用爭先恐後,往滘西洲的船,有足夠座位,而且,大家早已訂好下場時間,待會一定有球可打(除非開打時,遇到行雷閃電、暴風雨來襲、球會宣佈封場、球友不得不暫停作賽)。

  六時半,太陽早已出來露面。前往滘西洲,可見兩岸風光如畫。不管天氣怎樣,大家心情都好,只要可以下場,就好了。船艙內有一台電視,高高懸掛在入口處,播放都是職業球手打球英姿。他們發球、切球、推球,俱見真功夫。船上一眾球友,看熒幕球賽的少,閒聊的多,是知道球手的高超球技,學不來的。

  當我們往球場方向走去時,島上的野豬,早已躲到叢林休息去了。晚上,牠們一定會走入球場,翻泥土、找蟲蟲吃,或在球場上追逐嬉戲。那圍在球場,充上電的電線,太小兒科了,起不了阻嚇作用。早上至黃昏,球場是球友的天地。黃昏過後,直至天亮前,那可是野豬的世界了。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