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27º
  • 89%
  • 2022年8月14日 星期日

灼見祥談——離島音樂

  從中環IFC坐渡輪過來,用半個小時就可以了。這個黃昏,在商場走得倦了,沒有電影可看。那麼,就到愉景灣,去吃個晚餐,喝杯咖啡吧。

  從渡輪碼頭走出來、望過去、右邊的海灘、仍有躺在沙灘上的泳客。太陽早已下山了、一群小朋友正在追逐、還在嬉戲呢。

  踏進廣場、氣氛熱鬧、遊客在四處走動、酒吧前站着樂隊、詠唱流行歌曲。有喝啤酒的男女,邊喝邊唱,亦有圍觀者,隨着旋律、節奏,擺動身體,歌舞昇平,是這意思吧。樂隊有即興演出環節,歡迎聽眾加入,站出來唱一首飲歌,他們來伴奏,大家興致更好了。

  「你是否記得,那一年,在巴塞隆拿,我們在面對海的餐廳坐下來,樂手在彈奏西班牙樂曲,我們在吃tapas,喝果酒。晚上九時了,仍可見晚霞。兩年前的事了,甚麼時候才可以再去那邊,看足球賽,喝果酒呢?」

  當然記得,那天晚上,吃過簡單晚餐,我們去看了一場足球比賽,有機會看到美斯、C朗拿度的球技是如何高超。

  退而求其次,這個晚上,在廣場找到一間提供墨西哥美食的餐廳,我們吃辣豆、捲餅包煙豬肉、喝啤酒,聽拉丁美洲音樂。

  「既然去不了西班牙,這個晚上,就假設我們來到墨西哥吧。」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