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日落

  一個月前,中午時份,從中環某大廈露台望向九龍,只見維多利亞港內有天星小輪,在海中移動,隔遠望過去,像一葉輕舟,飄浮不定。文友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

  不是無病呻吟,是有感而發。

  一個月過去,我們有此閒情,來到尖沙咀,享用下午茶。吃小點的時候,太陽仍是高空懸掛着,已是秋天,遂不覺悶熱了。一頓茶下來,已近黃昏。從九龍天台,望向港島,看着太陽從香港文化中心的尖頂落下去。下午五時五十分,日落西山,這裏卻是日落大廈。不一會,太陽就不見了。

  疫情持續,我們只能往港島跑、往離島去。偶然找到個可以喝杯茶、吃件點心、聽聽音樂的好去處,就已經滿心歡喜。

  看日落,當然可以到太平山,繞着山道走一圈,或往山下走,來到薄扶林水塘,就可看到太陽從海上沉下去。或到新界烏溪沙石灘,看着太陽自八仙嶺消失。

  這個下午,我們就在尖沙咀天台看日落好了。道,看過日落,待會到文化中心看表演,不用趕路,散步到音樂廳。心情好,人放鬆下來,對樂隊演繹的曲目,更能靜心欣賞呢。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