灼見祥談——西貢早晨

  住在西貢的文友說:「歡迎你們平日來探我、我會為你們泡壺好茶、奉上自製紅棗糕。但周日就不要到來、泊車不易,遊人太多了。星期天我多是一早往市區跑、去看電影、買書、購物。城市人星期天來西貢、我這西貢人、則是出城去。」
  早上六時半、來到了西貢。文友住在街角、說好我們甚麼時候過來、只要給他發個短訊、他就會從樓上下來(文友習慣了早睡早起、每天早上六時就起牀)、與我們到茶餐廳吃個早餐,然後一起散步去。
  早上六時半、已見不少晨運客在公園運動、亦有高球發燒友在碼頭旁等着上船、前往滘西洲打球。為了打球、他們要一早起牀、趕來坐第一班船。
  海灣的船泊不少、遠處停着龍舟、待會便可見健兒在練習。文友說西貢是一個極具生命力的小鎮、內街特色小店愈開愈多:「我也曾想過找個舖位、學人做生意。但是又怕困身、我起初搬入西貢、就是想生活過得簡單、寫意的啊。」
  早上六時半、文友該已到樓下茶餐廳吃早餐了。這時候、還是不要給他發短訊。待會從滘西洲打球回來、與他約好、在碼頭旁的飯店見面、一起吃海鮮套餐。
張灼祥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