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灼見祥談
作者:
張灼祥

「從多倫多駕車到Muskoka,幾小時車程。說遠不遠、途中還可停下來、喝杯咖啡。然後繼續上路。來到湖區、秋天紅葉紅遍山區、林區、湖邊。拍下來的照片、每一張、都像沙龍攝影。」友人說難得有幾天假期、已經是深秋了、再不去看紅葉、就要雪花紛飛、來不及了:「冬天當然可以去湖區看雪景、但那是另一回事了。」「說要去看紅葉、已經說了兩年。加拿大Musko...

詳細

一個月前,中午時份,從中環某大廈露台望向九龍,只見維多利亞港內有天星小輪,在海中移動,隔遠望過去,像一葉輕舟,飄浮不定。文友說:「道不行,乘桴浮於海。」不是無病呻吟,是有感而發。一個月過去,我們有此閒情,來到尖沙咀,享用下午茶。吃小點的時候,太陽仍是高空懸掛着,已是秋天,遂不覺悶熱了。一頓茶下來,已近黃昏。從九龍天台,望向港島,看着太陽從...

詳細

從中環IFC坐渡輪過來,用半個小時就可以了。這個黃昏,在商場走得倦了,沒有電影可看。那麼,就到愉景灣,去吃個晚餐,喝杯咖啡吧。從渡輪碼頭走出來、望過去、右邊的海灘、仍有躺在沙灘上的泳客。太陽早已下山了、一群小朋友正在追逐、還在嬉戲呢。踏進廣場、氣氛熱鬧、遊客在四處走動、酒吧前站着樂隊、詠唱流行歌曲。有喝啤酒的男女,邊喝邊唱,亦有圍觀者,隨...

詳細

這個下午陽光燦爛,秋天終於到來了。風吹過來,讓人感到清爽舒服。我們在中環安蘭街某大廈露台曬太陽、喝咖啡。向九龍尖沙咀方向望過去,可見維多利亞海港上有一艘小輪,在海上緩緩移動,是天星小輪來的。「我們到底有多久沒有乘坐天星小輪了?」問得好。疫情持續兩年,這兩年沒有坐過渡海小輪。港島天星碼頭搬遷至中環七號碼頭後,我們乘渡海小輪的次數,不會超過十...

詳細

年輕人在返回大學上課前,花了兩個多星期時間,獨自駕車,橫跨美國幾個州。沿途體驗小鎮人情,到印第安人保留區,看部族文化,晚上入住汽車酒店。三餐,吃快餐為主。「這個旅程,一點不覺辛苦。原來一個人旅行,最是自由,在那裏多留一天,到那裏用餐,自己決定就是。」「來到黃石國家公園Yellowstone National Park,我沒有像早幾天就到...

詳細

只要對高爾夫球發燒友說:「六時四十分、西貢碼頭見」,他就會滿心歡喜,知道你訂到場,可以在滘西球場,進行一塲友誼賽了。他會早上六時半來到西貢碼頭、攜帶放置十四支球桿的球袋(已在滘西球場存放球包的,只需帶個背包就來碼頭)到來排隊。早上六時二十分,已經有人在碼頭前放下球包,去吃早餐了。大家都知道,不用爭先恐後,往滘西洲的船,有足夠座位,而且,大...

詳細

中午時份,路過中環Ifc商場,轉過彎來,已聽到爵士歌曲鋪天蓋地掩將過來。幾年不見,Justin神采依然,正在拉奏大提琴,有樂手吹色士風,有在打鼓、彈結他的,女歌手演唱《Can't Stop the Feeling》。雖說是午膳時間,圍觀者可不少呢!大家都站着,欣賞爵士樂隊的演出。奏過一曲,大家都叫好。Justin對觀眾說:「我們...

詳細

「不能從英國直接飛回香港,只能找個城市,在那裏逗留三個星期,再返香港(回來還要隔離三個星期)。」「三個星期在杜拜,住在酒店,期間不用隔離,想到那裏都可以。但外面天氣太熱了,平均氣溫攝氏四十一、二度,街上基本上沒行人。」「出外,只能到商場。那裏冷氣十足,在裏面走動,暑氣全消。商場實在太大了,行一層商舖,走一圈,得花上一個小時。停留十間八間服...

詳細

年輕人在蘇格蘭Glasgow傳來一張他在書店樓上、往下拍的照片。他說:「到書店看書、比到大學圖書館、感覺是好多了。圖書館旁小店提供的咖啡,沒這裏的甘香,那裏的小食更是乏善可陳。最喜歡書店的融洽氣氛,大家隨意走動找到想看的書,把它拿到咖啡角,找張櫈坐下來慢慢翻看,看完不買,放回書架就可以了。在這裏,自由自在的、寫意得很。坐上一天,一點也不覺...

詳細

到尖沙咀購物商場,走到地下一層,想看書買書,發覺書店不見了。原來已搬遷至同區另一大廈。為了看看書店新面貌,遂沿着彌敦道,步行十分鐘,到達目的地。裝修見品味的書店,出現眼前。都說大城市書店,買少見少。就算是大學城,小書店也在辛苦經營。幾年前到哈佛大學的Harvard Square,除了Harvard Coop仍在(暢銷物品,是大學的紀念品,...

詳細

長居Glasgow的友人說:「你不能過來,我也不能返回香港。回來,要在酒店隔離三星期,只有一個多月的假期,可沒法在香港過的了。」告訴友人:「如今想直接想從英國回來,根本不可能。你得先飛到杜拜住三個星期,然後才可以飛回香港,回來又是在酒店隔離三個星期。你的假期、要在隔離中度過。」生活,不再一樣了。友人出外散步,只能找人少的地方,他說:「不敢...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