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一家三種人
作者:
王思慧

這段日子,還是有令我感到平安和快樂的時刻。在牀上,兒子爬到我身上,感應着我呼吸和心跳的節奏,感受着我的體溫,一邊說「媽媽,媽媽」,一邊緩緩放鬆、入睡;我抱着他時,撫弄着他十隻小腳趾,由一數至十,數了一遍又一遍,覺得他的腳趾又圓又可愛;兩姊弟擠在梳化上一起讀圖書,女兒成為說書人,亂說一通,兒子也聽得津津有味;秋意漸濃,帶他們到公園,看着他們...

詳細

一家四口遊東京,其中一天目的地是一個叫Teamlab的視藝館,玩了數小時,再到附近坐摩天輪。由於摩天輪轉得很慢,女兒問:「我們在這裏幹嘛?」然後,到附近商場吃飯,飯後經過一家玩具店,有些玩具展示出來供孩子玩,女兒站在一套雪糕玩具前,不停要我吃她賣的雪糕。臨睡前聊天,問她整天最開心的事是甚麼,她說:「賣雪糕。」另一天,遊了迪士尼,回酒店時,...

詳細

女兒問:「地球幾多歲?」我搜尋一下,答:「大約四十五億歲。」她:「甚麼是億?」我:「即是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很多。」她:「即是幾多?」我:「即是好多好多好多個一百。」(在她的認知裏,一百已是最多。)她又問:「那麼,太陽幾多歲?」我搜尋一下,答:「大約四十六億歲。」她問:「那麼,是誰把地球和太陽生出來?」我再搜尋一下,苦惱着如何用簡單言語向四歲...

詳細

曾有女士四出問專家:「母乳媽媽吸入催淚彈後,要隔多久才可餵哺?」令人心酸。或有人會說:「要餵母乳就別去抗爭。」可是今時今日,抗爭與否,吸催淚彈的機會多的是。據警方消息,自六月九日至九月十六日這一百天內,警方發放約三千一百發催淚彈。參加合法和理非集會,警方照放彈;有人在高樓大廈讓催淚彈從天而降;在民居密集的街道上,或安老院附近,照放;地鐵站...

詳細

今天本該是公眾假期。中秋節翌日是假期,假如中秋節在星期日,星期一便放假;假如是星期六,由於翌日是星期日,故會順延至星期一放假。但今年中秋節是星期五,翌日是星期六,由於星期六不是法例規定的假期,當公眾假期與星期六重疊,並不會順延至星期一。可是,如今大部份機構已實行五天工作周,對打工仔來說,星期六、日就是每周例假。若公眾假期與星期六重疊,就「...

詳細

今年夏天,不少香港人做了很多從未做過的事,我也一樣。其中一件,是三代同行去旅行。這趟旅程一行十四人,最小的兩歲,最大的六十多歲,長者兩位,小孩五位。 數月前,姊妹間商議旅行模式時,由於扶老攜幼,最終選擇了較悠閒的方法:在布吉租住別墅,包司機和廚師。我曾感到有點奢侈,轉念又想:這趟大旅行,我和妹妹想來想去,已想了幾年,一旦成行,將是大家的第...

詳細

兒子自小有兩隻一模一樣的安撫公仔,放平的話就像一條軟綿綿的四方毛巾,四角均綁有一結。他每晚睡覺時拿着這隻名為Olly的公仔,小手指來回撫弄着四角的結,漸漸入睡。白天,當他感到不安,也會即時找他,拿着不放。由於Olly日夜陪着兒子,很易弄髒,所以得經常清洗,一隻未乾,便由另一隻頂替。早前他丟失了其中一隻Olly,我即買一隻新的。當舊的拿去洗...

詳細

當孩子提出深奧的問題,大人承認自己「不知道」,並與孩子一起探討,是應有的謙遜。但教育局最近向教師發出指引,指假如學生就近日「社會紛爭」提問,教師可以表示「不知道」,「不需要覺得自己有責任去為目前所發生的事提供答案」,這幾句話,卻令人甚不安。運動六月開始,假如教師在六月初說「不知道」,還可理解;但九月開學,他有三個月時間去了解、思考和分析,...

詳細

兩個孩子每天都發起不合作運動:當我想幫他們梳洗,他們總是不肯;想幫兒子換片,他不會合作;是時候洗澡了,二人皆不肯;洗澡後要起來穿衣服,繼續不合作;晚上睡覺前應刷牙,不肯……於是,我經常坐在浴室的矮櫈等他們合作,等了又等。當我不想再等,便回到廳或睡房做各種事情,或看書,或用手機看新聞,或跟朋友通訊息等,但不夠五分鐘,孩子便會過來找我,總之,...

詳細

一句「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可以有不同詮釋。狹義來說,「no stake」指「沒有資產、財產」,那林鄭言下之意是:那班人當然不介意破壞香港經濟,因為即使樓價跌、外資撤離,他們也不受影響,他們沒甚麼可以輸。但,難道她看不到,過去兩個月來,上街和發聲的人包括律師、金融界、公務員、銀髮族、父母、學...

詳細

這兩個月,很多人都感到憤怒。跟恐懼、悲傷、愧疚等種種被標籤為「負面」的情緒一樣,憤怒也有其重要的價值和意義。只要有良知和自制能力作基礎,憤怒往往不是壞事。我們可以好好地感受它、接納它,然後,把這股力量轉化為有意義的能量(坦誠、勇氣、同理心、愛心)和行為(自省、說人話、幫助弱小、抗爭)。舉例說,假如我們是因為被強權壓逼而憤怒,那股怒氣或能推...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