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一家三種人
作者:
王思慧

兩個孩子每天都發起不合作運動:當我想幫他們梳洗,他們總是不肯;想幫兒子換片,他不會合作;是時候洗澡了,二人皆不肯;洗澡後要起來穿衣服,繼續不合作;晚上睡覺前應刷牙,不肯……於是,我經常坐在浴室的矮櫈等他們合作,等了又等。當我不想再等,便回到廳或睡房做各種事情,或看書,或用手機看新聞,或跟朋友通訊息等,但不夠五分鐘,孩子便會過來找我,總之,...

詳細

一句「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可以有不同詮釋。狹義來說,「no stake」指「沒有資產、財產」,那林鄭言下之意是:那班人當然不介意破壞香港經濟,因為即使樓價跌、外資撤離,他們也不受影響,他們沒甚麼可以輸。但,難道她看不到,過去兩個月來,上街和發聲的人包括律師、金融界、公務員、銀髮族、父母、學...

詳細

這兩個月,很多人都感到憤怒。跟恐懼、悲傷、愧疚等種種被標籤為「負面」的情緒一樣,憤怒也有其重要的價值和意義。只要有良知和自制能力作基礎,憤怒往往不是壞事。我們可以好好地感受它、接納它,然後,把這股力量轉化為有意義的能量(坦誠、勇氣、同理心、愛心)和行為(自省、說人話、幫助弱小、抗爭)。舉例說,假如我們是因為被強權壓逼而憤怒,那股怒氣或能推...

詳細

移民和搬家一樣,事情本是中性;視乎原因和背景,它可以是一件令人振奮的事,也可以是一件今人心痛的事。以搬家為例,假如屋主因為看到另一區環境清幽,希冀在那裏生活,或知道在該區可換到更大的居住空間,而決定搬家,讓自己和家人過更好的生活,這是件值得高興、令人期待的事。相反,假如住戶本來極喜歡自己的居所和附近的環境,可是,近年村長多次侵犯住戶權利,...

詳細

長女獨佔父母幾年後,對於妹妹的出現,很多時會感到妒忌(為方便行文,本文以女孩作例子)。這種情緒,通常在幼女出生不久便出現,也會在別的階段重臨。即使父母已有心理準備,但當實際面對孩子間因嫉妒而爭執不斷(打、搶東西等),還是會心煩意亂。不管家長如何說之以情、動之以理,孩子依然故我,大人自然感到無助非常。在《Siblings Without R...

詳細

女兒反對爸爸上班,常說:「爸爸,我不想你上班。」又問:「為甚麼爸爸要上班?」最理想的說法是:「爸爸的工作很有意義,幫到很多人,所以他需要上班。」或:「爸爸對他的事業充滿熱情,很喜歡上班。」可是,我選擇不瞞騙孩子,把實情告訴她:「買食物、買文具、買書,全都要用錢,是不是?所以家裏總要有個人去上班、掙錢,以支持家裏各人的生活。」她說:「我錢包...

詳細

一條生命,遠遠大於那個軀體和當中的血肉。一條生命,盛載着的是令人無法承受的回憶:母親懷胎十月時的期待和甜蜜;父母看着她出生,多麼感動;孩提時她和妹妹自由自在地奔跑,又把爸媽的牀當作彈牀來跳;每一次跌倒、受傷,都在媽媽懷裏大哭;好友與她一起走過的青春歲月;放榜前一起傾通宵的那個晚上;戀人與她第一次擁抱時的觸感;二人爭吵時那種痛⋯⋯一條生命的...

詳細

這兩三星期,不停按手機看最近消息;無法集中精神,身心俱疲;失眠;孤單;有很多事要做,但甚麼都不想做;忽略了孩子,甚為內疚⋯⋯直至某天,我忽然淚流不止,才醒覺,這或許是短暫的情緒病,有點像創傷後遺症或急性壓力疾患。於是,我問問幾個同樣關心事態發展的親友,他們都一樣:無法集中、疲累不堪、無力感爆燈、失眠。香港人在經歷一場集體抑鬱。當有思想的人...

詳細

每逢雷雨,女兒都愛問:「為甚麼會下雨?」當我開始解釋「水會蒸發」時,她總無心細聽,只問:「是天空哭嗎?」於是我想,水蒸氣對她來說太抽象,便說:「對,或許天空哭了。」她問:「她為甚麼哭?是遇到壞人嗎?」三四歲的孩子想像力非常豐富,但卻未懂得分辨幻想和現實,是以出現恐懼和焦慮情緒,相當普遍。女兒也不例外,會由「哭泣的天空」聯想到壞人、惡女巫、...

詳細

我家樓下的遊戲室大門是兩扇木門,對小孩來說有點重。那天,一個兩歲男孩試着開門,不小心讓門角撞到腳趾,大哭。他祖母即抱起他,連聲說:「看你以後還敢不敢開門!」見他哭得厲害,幾個好心婆婆也上前哄他,有的說:「沒事,沒事,沒流血。」有的說:「別哭,別哭,乖。」男孩還是嚎哭不止。我們是常踫面的鄰居,見他哭得可憐,於是我也不怕唐突,上前對他說:「好...

詳細

女兒忽然指着其頸項,說:「這是我的蘋果。」我想一想,才知道她說的是喉結(即喉核,英文是Adam’s apple)。我說:「女孩子沒有喉核,長大了的男人才有。」她問:「為甚麼男人才有蘋果?」被她考起,只好上網找答案,才知道我錯了。原來男人和女人也有喉結,只是男人的喉結較突出。男孩在發育期間,雄激素的增加令其聲帶增厚,喉管的共鳴腔亦變長,因而...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