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一家三種人
作者:
王思慧

已故美國學者Joseph Campbell這樣形容婚姻: Marriage is not a love affair, it is an ordeal. 第一次聽這話,是老公說給我聽。他是Joseph Campbell的擁躉。當他贊同這金句,我沒半點生氣或難受,而是跟他一起細味此話,我說:「我想我明白他的意思,說得真好。」Ordeal一般...

詳細

抗疫洪流裏,有一種畫面總令我難過:嬰兒戴着貼臉的口罩,還加上一頂防疫帽。香港口罩令有一豁免條款,是兩歲以下兒童不必戴口罩,但大部份人仍選擇為幼兒戴上,大概是為求安心,也不想被歧視。反觀外地很多國家,對孩童是否戴口罩,更具彈性。聯合國兒童基金會和世界衛生組織的指引是:社會不應要求六歲以下兒童戴口罩,以保障其安全和身心健康。至於應否要求六至十...

詳細

大部份人皆有惰性,傾向留在舒適圈。假如現狀不是太壞,我和很多人一樣,都如常生活,不思改變。例如,如無必要,我寧願一生不搬家。搬家這種壯舉,令人又煩惱又勞碌又壓力大,期間難免會跟家人吵幾場架、病倒、流淚,然後才慢慢恢復元氣,才慢慢適應過來。可是今時今日,身邊人在說的已不是搬到另一個屋苑、另一區,而是另一個國家。「移民」是多麼沉重的事,連根拔...

詳細

公立醫院之前「因應疫情」停止陪產服務,無論產婦檢測結果是陽性陰性、有沒有病徵,伴侶不得陪產。這政策的科學根據在哪?當然,政策就是政策,不必有根據。幸好一群準父母努力爭取,醫管局遂與感染控制專家討論,考慮到陪產者可助紓緩產婦情緒,減輕痛楚,且對產房運作影響不大,故決定恢復陪產服務。「陪產者可紓緩產婦情緒,且對產房運作影響不大」?這不是幾十年...

詳細

娘家出現了危機,過去兩星期忙得不可開交,心情持續緊張。當我希望放鬆下來,便會念着宇宙。宇宙浩瀚無窮無邊無際,人類估計宇宙由開始至今已有一百四十億年歷史,即是一萬四千個millions;而人類在宇宙存在了大概二十萬年;而現代人平均活七、八十年。想到這些,我頓時輕省不少,煩惱以及一切我控制不到的事,即時變得多麼渺小。同時,宇宙令我感到自己(和...

詳細

孩子出生以來,成長階段千變萬化,幾乎每三四星期就是一個不同階段,有每天入夜便哭、有厭食、有互相毆鬥、有爭寵妒忌、有每隔兩秒叫媽媽、有每晚醒三次、有分離焦慮、有輪流感冒⋯⋯每次我都很懊惱,默禱:「這個階段快點過去吧。」最近,又進入了新階段,而這是我首次不想這個階段過去。三歲半的兒子不再午睡,開始會長時間專注玩耍,與五歲半的女兒成了最佳玩伴,...

詳細

逛書店時看到一大堆教人如何找到內在平安的書,多到令我有點震撼。現代社會就是那麼多不快樂的人。當我看着家中孩子每天都那麼滿足快樂,我想:究竟快樂的孩子和不快樂的大人,分別在哪裏?兒子對時間的觀念很含糊,所有過去的事,無論是剛發生還是一個月前發生,他都說是「昨天」;所有未來的事,無論是明天或三個月後的,他都說是「明天」。年紀愈小的孩子對過去和...

詳細

早前寫了一篇題為《遇上正常鄰居》的文章,朋友讀後對我說:「鄰居借鹽給你,你就那麼感激;假如我借錢給你,你豈不是以身相許?」的確,我發現自己的標準降得很低,因為活在這個社會,遇上正常的人事,已很難得。朋友轉工,我問及其新上司,他說「上司算正常」,我便很欣慰。在香港,不少打工仔因惡頂上司吃盡苦頭,能遇上正常上司,已是萬幸,我們不會奢望上司有領...

詳細

在上一個家,我家門和鄰居的門成九十度角的L字,中間可說沒有空間,非常近。裝修期間,塵埃弄髒了鄰居門口地氈,我即買一張新的,打算送給她。還未有機會送出,我們也未入伙,便收到管理處訊息:「你鄰居投訴你的裝修師傅弄髒了她家地氈。」 未打招呼,便先投訴——很特別的見面禮。地氈既已買,我敲過幾次門都沒人應,便將之掛在她家門口,留言告之。翌日,她把...

詳細

朋友訴說,某同事有時拍她背、觸及她肩臂等,她感到不舒服,她問:「是我太敏感嗎?應該是我的問題吧?」我說:「有人觸及你身體,令你不自在,為甚麼你卻會怪自己?」她想了想,說:「他人緣很好,很熱情,他對我大概只是表現親切吧。」我說:「他表現親切,也許是真的,而他一些舉動令你不舒服,也是事實,兩者沒牴觸。身體是你的,只要你不想被觸碰,你就有權不讓...

詳細

某天,和朋友討論一種常被忽略的情況——大人加諸孩子的身體接觸。不少大人沒問過孩子,便會伸手摸他頭臉,甚至抱或吻他,相當普遍。這些人可能是親友、鄰居、保安員甚至陌生人,他們覺得孩子可愛,便想摸摸他。對於他們的熱情,孩子或會抗拒,但卻不敢說不,只會避開或躲在父母身後。常見的處理手法是「不處理」:家長甚麼也不說,甚至會鼓勵孩子讓那人抱,可能因為...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