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當催淚彈成為日常

  曾有女士四出問專家:「母乳媽媽吸入催淚彈後,要隔多久才可餵哺?」令人心酸。

  或有人會說:「要餵母乳就別去抗爭。」可是今時今日,抗爭與否,吸催淚彈的機會多的是。據警方消息,自六月九日至九月十六日這一百天內,警方發放約三千一百發催淚彈。參加合法和理非集會,警方照放彈;有人在高樓大廈讓催淚彈從天而降;在民居密集的街道上,或安老院附近,照放;地鐵站內狂噴;近距離向人群發射;在沒人的街道上,照放。

  當催淚彈成為日常,受影響的,是這城的所有人和動物。

  朋友某天在搭地鐵時感到雙目刺痛、喉嚨灼熱,她相信是地鐵站內殘留的催淚彈引發;也有朋友途經曾遭殃的街道,同樣有類似身體反應;有家長表示,這三個月都減少帶幼兒外出;也有孕婦不敢出門,緊張兮兮。

  催淚彈含山埃毒,在社區廣發,對市民有何長遠影響,無人能確定。當警方讓警員大量發放催淚彈、當警員以催淚彈洩憤,他們可有想過,其子女、家人、朋友,甚至除下制服後的自己,也是在這社區生活?也會被毒氣影響健康?他們是在用所有香港人的健康作賭注。

  每發催淚彈,傷的不但是身體,亦傷害到市民心靈健康。那一百天裏的三千一百發催淚彈、590發橡膠子彈、九十發布袋彈和二百九十發海綿彈,已將政府與市民間的關係,打爛至千瘡百孔、血肉模糊。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