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光明和溫暖

  這一年,紛亂、黑暗、荒謬。與很多港人一樣,我情緒不好,曾擔憂是否有足夠力量如常照顧孩子。偶然看過某些畫面,女兒問:「他們為甚麼他們圍着那個姐姐來打?」我應如何解說?多區受催淚氣污染,我應帶孩子到哪裏玩,才算安全?在失衡的世界,我是否有智慧去確保孩子繼續過健康安逸的童年生活?

面對極多無法控制的事,我只能摸着石頭過河,平衡着外面的那個世界和在我們一家四口這個「小小世界」。

  有一晚,兩個孩子在牀上玩「跳彈牀」和「相撲」,看着他們笑到臉紅耳赤,我笑得掉眼淚。那半小時瘋狂玩耍,讓我暫時忘憂。當晚我望着安睡的他們,忽然明白過來——是他們一直在給予我平衡啊。

  外面的世界愈凶險,我愈感受到孩子世界的單純、正直、光明和愛。對連月身心受創的大人來說,這些正是我們需要的能量。

  那天女兒對我說:「媽媽,我不想你很累。」我說:「姐姐放假,爸爸又病了,我獨自帶你們兼做家務,才特別累。」她說:「那讓我幫你吧。我會跟你合作,而且不再跟弟弟爭執。」

  雖然她翌日還是跟弟弟爭執,但我還是為着她的話感到窩心。大人經歷的高低跌宕,孩子不但感受得到,甚至會用自己的能量,去讓承受着黑和冷的大人,重新感受光明和溫暖。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