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停學」一年

  在英國,很多年輕人於中學畢業後、上大學前,會停學一年,到別國旅遊或工作,為之「gap year」。說是「停學」,只是停止上學,並非停止學習,因那一年學到的,是上學二十年也未必學到的東西。老公年少時在其gap year首半年於英國北部一所學校打工換宿,該校專收取受家暴影響、情緒不穩的學生。他白天當助教,下課後則跟學生們相處、一起生活。半年後,他在超級市場工作掙錢,儲夠旅費後便獨遊歐洲。

  在香港,gap year這種浪漫的事(或被指「浪費時間的事」),並不普及。在這城,很多大學生一到最後學年,便寄信到各大機構求職,務求盡快起跑。要他們因gap year而延遲畢業一年,是相當大的心理關口。

  雖然gap year毫不普及,但我當年卻有幸為自己製造了類似經驗的一年。我在大學二年級時參加交換生計劃,到美國一間大學生活一年。

  那是我人生中第一次到別國生活,放眼世界,認識自己。雖然因此遲一年畢業,但回望過去,那是我求學生涯中最快樂、獲益最深的一年。我是多麼慶幸自己當年沒有急於起跑,而是跳出舒適圈,讓自己經歷思鄉病,容許自己讀一些不計學分、對GPA毫無用處的科目,結交一些熱誠得令我大開眼界的朋友,並做一些一生難忘的事情。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