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過去了,就是光明

  兒子在嬰兒時像個小佛,安靜,滿足。抱着他,有療瘉效果。

  踏進兩歲,他變得很吵,會大叫、罵人,會氣得青筋暴現,哭得死去活來,出盡全身氣力發脾氣,然後累到昏睡過去。這些事發生時,我多半處之泰然。朋友問:「你是如何做到那麼包容的?」那,實是女兒的功勞。

  女兒兩歲時,非常別扭、激動、固執、不講理。作為新手,我被殺個措手不及,既無法接受(她以前不是這樣的),又擔心(她今後會如此嗎?),又無助(我應如何處理?)。一個那麼不安的人面對着兩歲孩童,自然衍生出不少對峙、衝突、逃避。

  兩年後的今天,卻是這種畫面:我常常緊抱着女兒,深感安慰。四歲的她明白事理、為人着想、善解人意。她的蛻變,令我明白那些艱難的日子,只是個階段。過去了,就是光明。有了經驗,我面對兩歲的兒子,心裏是多麼安穩、有信心。我知道那些大叫、青筋暴現的時刻,對目前的他來說是必須的,是必經的,但這些行為並不代表他的品格。

  我不會形容這是Trouble Two,我不覺得他麻煩。只要堅守底線(不傷害人、不傷害自己),當他大發脾氣時,我在他身邊陪他、等他,就是了。這些脾氣就像 passing clouds,過雲雨灑完,我會見到那個陽光小暖男。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