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自發的善行

  逆境下,很多企業面臨嚴峻考驗,但朋友的僱主主動為所有員工多發半個月薪金,僱員如有需要也可申請現金援助,公司上下共渡時艱。將此善舉告訴親人,他們問:「是外國公司?」認為此事沒可能在香港發生。的確,朋友在英國,而企業是德國公司。香港僱主彷彿以賺到盡、冷漠無情聞名,對員工慷慨的,都是外國公司。

  但最近我還是聽到不少溫暖人心的事:有人在年初獲中小企聘用,一上任便爆發疫症,無工可作,他向老闆說:「等疫情過了,你才給我出糧吧。」老闆說:「你是員工,就要出糧。」也有瑜伽中心讓導師於閉館期間,在facebook專頁以視像免費授課。我也上了幾課,在其中一堂尾聲,導師說:「很多人留言給我,感謝我網上授課,有人還提出要交學費。不用了,我不缺錢,如果你們真的想給,就將之轉送有需要的人,錢也好,善意也好。這正是最需要互相幫助的時候。」

  還有,在口罩最短缺時,多個名人或團體四出訂口罩,轉售給香港人,一毫不賺,都是自發的善行。在黑暗中,我們無法也不必等大財團或政府去帶頭行善,或停止行惡;過去這一年,民間自發的善行,給了我們力量,讓我們在黑冷中繼續向前走。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