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寫信的情懷

  打開信箱,見到一封手寫信,收信人是女兒,寄件人是她表姊。這是女兒第一次收到文字信件,非常興奮,再三叫我為她讀信。但不久後,她問:「為甚麼要寄信?她(用大人手機)send message給我不就可以了嗎?」

  我從牀底取出膠箱,裏面放了數百封舊信件。我告訴她,以前電話沒短訊功能,家中電話只是用來通話,但假如我跟同學談太久,爸媽會阻止,覺得「煲電話粥」浪費時間。然而,我和朋友間有談不盡的話,在學校談天的時間不多,於是興起了寫信。天天相見,也隔天通信。

  寫信的好處是,大人見我奮筆疾書,就以為我在做功課,不再多言。我和幾個好友一寫就寫了幾年。想來,那實在是最珍貴的交流。年少時我們都在探索人生,信中的討論似是不着邊際,實是無邊無際--討論人生的意義,探究愛情的真諦,反省自身的不安,幻想烏托邦的模樣。這些坦率而自由的表達,在課堂中都經歷不到。

  女兒望了望我的信,已不知跑到那裏去。剩我一人抱着發黃的信,懷念着以前,那種寫信的情懷,想着那幾個以為會共度餘生的朋友,還有那個自由自在、暢所欲言的年代。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