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 跌到「起瘤」

  兒童遊樂場久久不開,我們為鼓勵孩子放電,在家盡量配合他們的玩意,例如在地上貼膠紙,讓他們由這點跳到那點。

  那天傍晚,我和老公對話其間忽然聽到一聲巨響,回頭看只見女兒躺在地上嚎哭。碰巧我和他那刻沒注意到女兒在跳遠;碰巧那個角落剛抹過地未乾透;碰巧她就在那一點着陸,一溜便後腦着地。

  從那聲巨響和她哭得痛不欲生的模樣,已經知道事態嚴重。老公抱緊她,我伸手輕觸她後腦——觸到如大半個網球那麼大的「瘤」,嚇得我們決定送她到醫院。

        醫生見她對答如流,本是放心,但一摸她後腦,卻說:「嘩!小朋友撞到起瘤我見得多,但這麼大的真是少見!還是留院照一照以察安全。」

  我們就那樣在醫院安撫女兒入睡、照腦、等結果。知道她安好後,依然緊張得無法睡眠。我回想起那醫生說:「近來多了這類孩童家居意外。孩童無處放電,多了時間在家跳繃繃,有不少是在上格牀跌下來撞傷的。」

  新聞天天報道確診數字,相對下,因為社區封鎖而引致的意外、病痛、情緒問題有多嚴重,卻似乎沒人探究。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