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身體的感受

  朋友訴說,某同事有時拍她背、觸及她肩臂等,她感到不舒服,她問:「是我太敏感嗎?應該是我的問題吧?」我說:「有人觸及你身體,令你不自在,為甚麼你卻會怪自己?」

  她想了想,說:「他人緣很好,很熱情,他對我大概只是表現親切吧。」我說:「他表現親切,也許是真的,而他一些舉動令你不舒服,也是事實,兩者沒牴觸。身體是你的,只要你不想被觸碰,你就有權不讓對方觸碰你。」

  過了一段日子,事情始終不了了之,她說:「費事尷尬,應該是我想多了。」

  我們這代人,自小跟身體的聯繫往往被大人打斷:不冷時被迫加衣;不想進食時被餵食;不想睡時被指示閉上眼睛;想玩耍時被指示坐定定;大人伸手來搓我臉,我躲避時媽媽說:「不要緊,叔叔是跟你玩。」從小,我們沒有空間去尊重身體的需要,與身體的距離愈來愈遠,以至長大成人了,明明因異性的接觸而渾身不自在,卻無法保護自己,並反過來壓抑自身感受,就是因為怕對方尷尬。

  我相信,假如孩子自小有足夠空間去信任身體的需要和感覺,長大後,也就更有力量去尊重自己感受,而我朋友也應能不卑不亢地對同事說:「我不喜歡你拍我背,請你別再這樣做。」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