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遇上正常鄰居

  在上一個家,我家門和鄰居的門成九十度角的L字,中間可說沒有空間,非常近。裝修期間,塵埃弄髒了鄰居門口地氈,我即買一張新的,打算送給她。還未有機會送出,我們也未入伙,便收到管理處訊息:「你鄰居投訴你的裝修師傅弄髒了她家地氈。」

   未打招呼,便先投訴——很特別的見面禮。地氈既已買,我敲過幾次門都沒人應,便將之掛在她家門口,留言告之。翌日,她把地氈掛回到我家門,說不收。及後八年,我們近在咫尺,卻不相往來。

  搬到新居,我家門和鄰居的門同樣成九十度角,中間也是沒有空間。我搬運期間,她開門跟我閒聊,並沒投訴我弄髒走廊(當時未清理走廊上紙箱)。入伙後某天,我和老公在電梯碰到她,乘電梯期間,我發現忘記買鹽,她聽到即說:「我家有啊,我拿給你們。」由於已到做飯時間,我欣然接受,並對她說:「日後假如你欠缺甚麼,歡迎你敲門問我借。」

  之後,我們交換電話,間中帶孩子到對方家坐。由於兩門幾乎相連,我們甚至光着腳,由這門口直至跨進對方門口,不用穿鞋和脫鞋。

  在這個不正常的世代,我總是為很小很小的事而高興,包括遇上正常而友善的鄰居、她的孩子和我的孩子可以一起玩耍、她借鹽給我。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