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正常已很難得

  早前寫了一篇題為《遇上正常鄰居》的文章,朋友讀後對我說:「鄰居借鹽給你,你就那麼感激;假如我借錢給你,你豈不是以身相許?」的確,我發現自己的標準降得很低,因為活在這個社會,遇上正常的人事,已很難得。

  朋友轉工,我問及其新上司,他說「上司算正常」,我便很欣慰。在香港,不少打工仔因惡頂上司吃盡苦頭,能遇上正常上司,已是萬幸,我們不會奢望上司有領導才能、明察秋毫、才華橫溢。

  在法庭新聞,看到法官判詞不偏不倚、合情合理,我也就感動不已,因為這類正常的判詞,買少見少。還有,我們在政治和港聞版見到的,盡是一副副高高在上、不知民間疾苦的嘴臉,當偶然見到一個官說了句正常話,我就驚歎:「他說人話呀!」

  過去一年,因病毒而引發的恐懼,已蓋過同理心。很多人都把別人看成病毒載體,不時互相篤灰、網上公審。偶然遇到友善的路人或鄰居,鼻子就酸酸的。

  見到一間賣肉的連鎖店,招牌寫着「不賣隔夜肉」,我問:「那不是應該的嗎?怎麼變成賣點了?」朋友說:「在一個沒有標準的社會,連最基本的事情都變成賣點。我們只求他們不賣隔夜肉,已不奢求買到新鮮肉。」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