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同理心

  家父早前患重病入院,在醫院住了八十天。這個時候住院,家人不准探訪,病者與世隔絕。在住院第一個月,爸爸處於昏睡狀態,我們之間唯一橋樑就是醫護人員,我亦負起每天跟醫護聯絡的責任。

  這段日子,我深切體會到有同理心的醫護對病人和家人多麼重要。我將錄了家人鼓勵說話的錄音筆送到醫院,請醫護播給爸爸聽。及後問起,不同護士都匆匆說「好,知㗎喇」。直至某天,接電話的護士說:「我們有播,你一家很多人鼓勵他,我相信他會聽到的。平時我們也會鼓勵他。」簡單幾句話,猶如甘露。當時我們無法親自支持爸爸,想到他孤軍作戰,就很難受。當知道有愛心的護士在照顧他,都很感恩。

  後來爸爸較為清醒,可以跟我們視像通話,但未能說話,只能寫字表達。很多時我們在電話熒幕看不清他寫甚麼,護士見狀便會讀出他潦草的字,並告訴我們他的近況。某天,我們在WhatsApp家庭群組收到爸爸的相片,原來護士替他剪髮剃鬚後,為他拍照並發給家人,我們收到都很珍惜。

  這些皆非護士的職責,但在隔離措施下,他們明白到我們念父心切,主動為我們多做一點。對於情緒繃緊的病人和家人來說,這些舉動彌足珍貴。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