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為甚麼我們不可以玩耍?

  孩子見到遊樂場便跑過去玩,十分自然。但這一代孩子見被圍封的遊樂場,明白是禁地。女兒問:「為甚麼我們不可以打鞦韆?」我說那是防疫措施,她說:「但是在巴士、商店、辦公室,不是更多人在一起嗎?」可見政府重視的是甚麼:大人繼續上班,如常消費,但孩子玩耍的權利被排到最後。

  見到遊樂場被封到猶如罪案現場,我感難過。我見過一個遊樂場,單是鎖頭都用了幾十個、鎖鍊上百條,場面震撼。當我看到小孩懶理封條,如常使用公園設施,我覺得自己看到的是人的靈活、自主、意志—孩子需要曬太陽、戶外活動,才會健康快樂。外國多地從不封遊樂場,因政府視之為孩子的運動設施。孩子跑來跑去、爬上爬落,不就是他們最好的戶外運動嗎?

  有時孩子走進被封遊樂場,管理員來勸阻。某次,管理員跟我說:「其實最想政府解封遊樂場的人是我。每天要趕走在玩耍的孩子,多麼殘忍。但假如我不趕人,有路人看不過眼,會投訴我。」世上有些人就是容不下別人快樂。

  爆疫至今一年多,受病毒影響的多是有長期病患的長者,染病孩童寥寥可數。既然巴士載滿乘客、大人如常上班,但願遊樂場和沙灘等盡快重見天日,還孩子玩耍的權利。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