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只是小意外

  那晚欲帶孩子進房睡覺時發現門鎖了,找不到鑰匙,女兒說:「我把它藏起了。」我說:「在哪裏?」她說:「在睡房。」

  睡房只得一條鑰匙,我和老公即上網找開門方法,女兒見大人緊張了,說:「對不起,我不知道會這樣。」

  我說:「沒關係,我們一起想辦法。」她便和弟弟用玩具士巴拿嘗試開門;我和老公試用信用卡、萬字夾等,屢試不果。然後,我們再用膠文件夾攝入門罅,一試之下竟成功,我們四人興奮歡呼。

  及後他陪女兒刷牙,我在門外聽見女兒對他說:「爸爸,對不起。」他說:「不要緊,那只是一個小意外。」那刻我很感動,鼻子都酸了。那夜我對老公說:「假如事情發生在小時候的我身上,家中大人一定大罵我頑劣、愚蠢,全家會因房門反鎖而覺得是世界末日,我會整晚哭個沒完。」這樣說並沒怪責家人之意,因我相信父母當年已將他們認知中的最好給了我;我只是憐惜起那個受傷的內在小孩而已。

  我相信,其中一種療瘉內在小孩的方法,是在自己成為媽媽之後,拒絕將上一代那種由上而下、不顧孩童感受的方式,用在孩子身上。在這方面,我和老公心意一致,如那晚我們都沒想過怪責女兒,因為,那只是一個小意外,比起一家人的身心健康,算是甚麼?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