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二人世界

  六年前,我倆初為人父母,女兒八個月大,趁她未懂反抗,安排一次出走,將她交給家人三天。

  我們徹底錯了。八個月大的嬰兒也反抗:她絕食、不與照顧者交流。到我們回家接她,她木無表情。我們心痛極,時刻陪着她,過了幾天她才回復正常。之後我們每次出門也帶着她,不再奢望二人世界。

  六年過去,孩子由跟爸爸同牀,發展到兩孩睡一房;視工人姐姐如親人。我們再生二人出門之念,於是我問孩子:「假如爸媽兩晚不在家睡,你們可以跟姐姐嗎?」數次他們說可以,我們便訂酒店。離家時,孩子瀟灑地說再見。在酒店兩天,間中收到工人短訊,說一切安好。那兩天,我們終放下孩子,享受久違的二人世界。

  回到家,工人指孩子玩得很高興,也沒要求打電話給爸媽。我將這些告訴朋友,她問:「他們沒之前那麼依附你,你會否失落?」 我說:「一點都沒有。」假如我以威迫利誘方法要求孩子長大,到他們「表現」獨立了,我只會不安和內疚。然而,孩子有充足空間和時間去滿足依附大人的需要,隨其步伐成長,我是由衷地欣慰。因為有很多愛,我們有充足安全感,讓孩子暫別爸媽也感安心,讓大人欣然接受和享受孩子邁向獨立、不再像從前般依附。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