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他鄉遇新知

  中秋節那天,我帶着孩子在家附近草地散步,迎面而來一個在放狗的女子,一看就覺得她是香港人,我們相視而笑,未及開口,她問:「香港人?」一談之下發現我們住得很近,步行一分鐘就到,我們興奮得幾乎相擁,但礙於第一次見面,克制住熱情。我們交換了電話號碼。

  兩天後,她放狗時經過我家,送我一些香港零食(熱浪!)和她親製的香薰蠟燭,我們也就談了半天。翌日,我應邀一帶二到她家吃飯。這是我抵英以來,第一次有人煮真中菜給我吃,吃得我感動又滋味。然後我們又談了半天。

  那之後,我們每星期都見面。由於她定期於市集賣蠟燭,及後她在市集亦再認識了其他香港人。遇到談得來的,她便安排我也和她們見面。透過她,我又認識多兩位香港女子。

  比起很多移英港人,我已算幸運,因這邊有老公家人作照應。但我還是慶幸能夠認識這些香港人——一些不用解釋背景,已熟知香港政治的人;一些以能夠一起講廣東話粗口為樂的人;一些聽着某首歌,會與我一起靜默悲傷的人。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