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迫到埋嚟 - 王思慧

最近很多人說會去打針,因為「無辦法啦,迫到埋嚟都要打。」但我也認識一些人至今堅持不打。不難想像,日後很多有長期病患的長者為了省錢或因為怕麻煩,而不去領取疫苗豁免證,繼而放棄吃點心、逛街市,他們也未必有家人幫忙網購。他們的生活,還剩下甚麼?

醫護有一專業守則,就是必須要得到對方知情同意(informed consent),才會給他治療。但多國政府如今視這底線如無物,還說:「我就是要為不打針的人帶來不便,減少他們生活上的選擇,以鼓勵他們打針。」這不是鼓勵,而是脅迫。

兩年前,政府以公共健康為名要人打針,但如今證據確鑿,打針無法控制傳播。況且無論理由多偉大,也沒人有權迫別人打針,或做任何可能影響其身體運作的事。這不是最基本的尊重嗎?這跟「支持/反對疫苗」無關,而是:人的身體自主權應否受到尊重。

村上春樹在《1Q84》寫道:「肉體是每個人的神殿,不管裏面供奉的是甚麼,都應該好好保持它的強韌、美麗和清潔。」願與每一個懂得尊重的人共勉。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