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家三種人|最傷身病毒 - 王思慧

兩年前初聞肺炎病毒,由於所知甚少,我跟很多人一樣,也感到恐懼。可是後來漸漸看到很多矛盾:為甚麼我們可以在餐廳吃飯,卻不可以看電影?為甚麼達官貴人如妮歌潔曼抵港可以免檢疫,香港人想回家卻要自費住二十一天酒店?為甚麼各國元首在峰會不戴口罩近距離談笑風生,市民卻被迫戴口罩?為甚麼散播恐懼的人似乎並不恐懼?再看看數字,多國過去兩年並沒有一般pandemic(大流行病)會帶來的傷亡數字⋯⋯於是,我決定不再活在恐懼裏。政策多荒謬,也盡量如常生活。

但兩年以來,還有不少人每天誠惶誠恐。有時我想,為甚麼有些人兩年來都那麼恐懼?他們這樣過日子不疲累嗎?同樣地,假如他們見到我過去一年多的生活,也會想:「為甚麼她可以那麼安樂?難度她不怕死?」我們並非活在兩個平行時空,而是對身體、掌權者、大自然、人生有着截然不同的取態。而我十分慶幸我選擇的是,相信身體、相信宇宙、順其自然。

我相信,最傷害身體的病毒、傳染力最高的瘟疫,就是恐懼,而我選擇不被它掌控。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