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思慧 - 為眼淚平反|一家三種人

小時候我很易哭。打爛杯會哭、不夠時間溫書會哭、被同學取笑會哭。對我的眼淚,大人覺得很煩,會喝令我收聲,收聲了,他們便會讚「乖」,即是說:哭就不乖。很多人和我一樣,從出生那天起便接收到強烈信息:哭是劣行,代表你軟弱、苛索,會令人討厭,甚至不值得被愛。

我要為眼淚平反。我打爛杯哭,是因為知道大人會生氣責罵;我怕他們生氣,因為我們的關係是由上而下的。我因不夠時間溫書而哭,是因為我在「成績就是一切」的環境下長大,假如我讀不成書,大人會厭棄我,那我怎會不緊張?若同學取笑我,我會哭:當一個孩子得不到大人認同,朋輩的接納就是救贖。被朋友取笑或排擠,自然哭到死去活來。

我要感謝眼淚。它是我小時候撫慰自己的出路。假如我連哭也不哭,那代表我和內心那僅餘的微微的連結也失掉,長大後我得花更多心力去找回自己。

如今我其中一個任務是打破一代傳一代、厭惡哭聲的惡性循環,由我開始,學習接納孩子的情緒和眼淚,讓他們知道,哭是因為要安撫內心,無論他們流多少眼淚,爸媽都一樣愛他們。

那天我在練琴,久久不順,女兒見我有點沮喪,對我說:「如果你想,你可以哭。哭是很好的。」想不到我童年時無法從大人身上得到的,如今,由孩子獻給我。
王思慧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