所屬專欄:
其他專欄
專欄名稱:
一家三種人
作者:
王思慧

家裏時常播放音樂,隨着孩子漸長,播兒歌的時間減少,我們開始多播「大人音樂」,孩子也喜歡聽,會說:「我喜歡這首」、「我聽到他說heartbroken」、「我覺得Yani(好友)會喜歡這首呢!」。即使他們未聽懂歌詞,但聽得出當中情感,會問:「這首是不開心的歌嗎?」我說是,女兒問:「他在唱甚麼?為甚麼難過?」十次有十次,我的闡述都離不開:「他喜...

詳細

去年家庭聚會,女兒穿着紗裙出席,親人對她說:「你的裙子真美,着得你像公主一樣。」女兒說:「我本來就是公主。」她的自信令大人哈哈大笑。那段日子,她似乎真心相信自己是公主。某天在公園散步,她見到鳥兒,即走上前跟牠打招呼,但鳥兒嫌她太熱情,立即飛走。她失望地問:「為甚麼鳥兒不跟我打招呼?」我說:「你走得太近,鳥兒那麼小,牠會怕人。」她說:「但我...

詳細

在香港習慣有工人和長者協助的家長,移居後忽然「獨立」,甚麼都靠自己,力不從心實是在所難免。然而人在絕境必會自救,我們在力不從心的同時,也找到一些自救法:投資於好用的器具,如吸塵機械人、洗碗碟機、乾衣機、蒸爐等;降低對家居清潔的標準,以前工人隔天洗廁所,如今見到污垢才洗;鼓勵孩子參與家務,只要他們肯做,就放手;負擔得起就請鐘點,每周來一次已...

詳細

離港前瀏覽一些在英港人的專頁,不時有人問,應否帶某些家電、用品到英國,多半有人回應:「英國甚麼也有,何必運那麼多家當?」我也傾向只運最有紀念價值的東西,心態是:既然去建立一個家,就融入當地,盡量使用其貨品。假如英國沒有某種我用慣的貨品,便轉個牌子好了,難道不斷叫家人寄貨物給我嗎?大部份情況下,我都找到代替品。但有些東西,卻是意想不到地難找...

詳細

親人因為工作得參加一個專業考試,考試在倫敦舉行。由於已為考試苦讀多時,她在諸多「防疫措施」下還是起行了。考試後,香港政府把英國列入高風險國家,她無法直接回港,而須到中或低風險國逗留二十一日,再回港在酒店隔離二十一日,然後家居隔離七天,合共四十九天,才重獲自由。一年半之間,香港人要回家變得非常困難。明明健康(檢測多次也是陰性),明明沒犯錯,...

詳細

初到英國,大人忙於安頓時,孩子就在家玩耍或看電視,我們有時會擔心他們不夠exposure。可是轉念想,來到這個全新環境,由住屋、食物,到交通、天氣都跟香港的截然不同,對孩子來說,已是大開眼界了。而在家裏,由以前有工人姐姐做家務,到如今,孩子們會負責輕量家務;會見到爸爸DIY安裝家具;見到我狼狽地下廚;知道我學駕車;見證到我的思鄉情緒⋯⋯凡...

詳細

兩個孩子時有不和,會向我投訴。有天兒子說:「媽媽!家姐不睬我!」那刻我只想清靜一點,便問女兒:「你為甚麼不睬他?」想不到,女兒即淚眼汪汪說:「媽媽,當我說弟弟不睬我,你會說:『他不想跟你說話,你便自己玩,不必逼他。』但當弟弟說我不睬他,你卻會問我為甚麼不理他,會叫我答他……」她的哭訴殺我一個措手不及,我即抱着她,說:「謝謝你告訴我啊,我都...

詳細

小兒怕昆蟲,每次有昆蟲入屋,他都非常肉緊地告訴家裏所有人。他眼神既恐懼又好奇,好想走近去觀察,但又生怕小蟲走近他。而女兒也往往會陪他一起大驚小怪。那是在香港的事。到英國短短幾天,孩子們有一微小但明顯的轉變:他們不再怕昆蟲。由於新居花園有很多植物,故很多昆蟲寄居在這裏。大人沒有鼓勵半句,孩子已欣然接受「家裏有昆蟲」此事。在花園看到小昆蟲,兒...

詳細

看電影《Tully》,女主角是三孩之母,其中一幕,是她帶着兒子到新校插班,兒子邊走邊說:「我好驚。」媽媽的回應不是叫他不要怕或叫他勇敢,而是說:「我知,我是大人,有時也覺得新事物很可怕啊!」無論是現實還是電影,每每聽到大人這樣empathise孩子,我就感動。我想像男孩聽到媽媽的話,會感到被接納:「連大人也會怕新環境,何況我呢?」回首過去...

詳細

身體很聰明,比起腦袋的想法和邏輯,要有智慧得多。她一開始就知道要做甚麼、要怎樣運作,還會製造新生命,又製作母乳供應嬰兒營養。這麼懊妙的一個身體,自然有自瘉能力。當我病倒,我相信是身體給我訊息;我便多休息,讓她自我療瘉。如果休息後也沒有好轉,我傾向用較天然的治療方法,以協助身體療瘉。西醫西藥對社會有很大貢獻,但我卻不喜歡那種過於權威的態度。...

詳細

向來不願看醫生,因為在以往到診所或醫院的經驗裏,總覺得自己沒有被當作一個人,而是輸送帶上的一個零件。例如到了西醫診所,登記後就是等。終於等到了,醫生都不大望我;我在說的話,他有聽嗎?我疑惑。等待一小時,診症十分鐘。因此,我病倒了寧願多休息,盡量避免看醫生。早前甲狀腺發炎持續,不得已看了幾次西醫,再看順勢療法醫師。順勢療法是源自德國的自然療...

詳細

熱門:葉Sir食經 Executive日記 巴士的點評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