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火相傳——盛事經濟

  過去三周,我簡單提及過運動在香港發展成為產業的機會和挑戰。運動產業發展至終極,不會再只是停留在「運動」和「產業」,而是變成向全世界銷售形象和感覺的經濟。由運動昇華至盛事,由產業晉身為經濟一部份,帶動資金,我們每年透過直播收看的世界級體育比賽,無不是跨國的盛事經濟。

  每年一月或二月舉行、由渣打銀行贊助的香港國際馬拉松,是盛事佼佼者,旅發局把它列為重點宣傳項目,有電視台全程直播。隨着港人參加海外跑步比賽的頻率上升,對於在家鄉舉辦的渣馬,他們的意見和評價日漸增加,而且負面多於正面。最明顯的,是大會為了遷就封路時間,以至比賽起步時間太早,比賽費用劃一(近年終於改為按距離收費),沿途缺乏打氣聲音等等。我絕對理解主辦單位職員所面對的難處,但箇中關鍵,是主辦者以至政府沒有把它當成盛事去看待。

  與香港面積相若的新加坡,每年會舉辦世界一級方程式賽車,是每年一度盛事。盛事和比賽的分別,在於是否令當地民眾感受到氣氛,從而刺激消費,塑造對外的形象。盛事其實就是大型的廣告活動,策劃者必須令觀眾(本地及外國民眾)注入情緒,投入當中,從而令觀眾成為盛事衍生項目的消費者或追隨者。

  盛事的規模必然龐大,假如政府不重視,就永遠難以發展盛事,惶論塑造和銷售形象。

陞域集團主席

鄧耀昇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