昇火相傳——當數碼營銷變成網紅方案

  企業爭相拓展網上銷售,自然花盡心思,投放資源於數碼營銷,故此數碼營銷產業近十年八載急速發展,傳統廣告商不再壟斷市場,取而代之是能提供各種方案的數碼營銷服務商。

  傳統電子廣告和數碼廣告同樣是營銷,但最大分別是數碼年代的營銷渠道已由無孔不入、按觀眾或讀者內容喜好主導的社交媒體或串流平台主導,因此數碼廣告不再完全依賴知名人物做代言人,相反能夠透過在社交媒體或串流平台所收集的詳細數據,分析受眾最喜歡閱讀和分享甚麼內容,當中網絡紅人的活動是數碼營銷服務商的焦點。在中國內地,網絡經濟、社交媒體和流動支付均非常成熟,每日有龐大的受眾利用智能電話購物、閱讀資訊和交談,數碼營銷公司要為客戶爭取最多數目的目標群組,便要制定由不同大數據所佐證的方案,當中網紅往往是方案的關鍵。

  市場策略研究公司Frost & Sullivan曾預測,中國內地網紅經濟總規模能達至三千四百億人民幣。即使中國經濟活動因新冠肺炎而有所減弱,以上推算現在看來難以實現,但在社交距離措施執行期間,更加迫使人們參與更多網上活動,數碼營銷產業因此能逆流而上,網紅經濟仍發展良好。放觀香港,起步較中國內地遲,但新冠肺炎期間也培養了很多人的網絡購物習慣,所以數碼營銷擁有龐大的增長空間,促使網紅走向專職化,成為新世代的寵兒。陞域集團主席 鄧耀昇

[email protected]

陞域集團主席

鄧耀昇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