任睇No.1
  • 31º
  • 55%
  • 2022年9月25日 星期日

環球「易」見——投資的「Tradeoff」(下)

  牛津大學法理學首席教授張美露教授曾研究怎麼面對艱難選擇。她說,在容易的選擇裏,一個選項最終比其他選項更好,但在艱難選擇裏,不同選項各有千秋、難以定奪。難以定奪的關鍵在於哪兒?在於不同選項背後有着不同的價值觀。如果價值觀之間也有優劣,那麼世上所有的選擇將一目了然,而我們也將成為這套統一價值觀的奴隸。張美露教授的結論是:當我們面對艱難選擇時,要認識到,不同價值觀對應的最優選擇是不同的,在面對人生中的種種艱難選擇時,我們要反覆問自己「我想成為怎樣的人」,然後通過一個個艱難選擇,將自己塑造成想要成為的人。

  這與怎樣管理一個債券組合很像。有時候,一些投資決策明顯比另一些好,那麼我們可以迅速地判斷,向有效前沿再靠近一點。但很多時候,我們面對的是艱難選擇,並不存在一個明顯更優的選項,我們不得不做Tradeoff—在流動性、風險與收益這些必須有所取捨的屬性中選擇:怎樣的投資決策能讓它更像它自己。

時而投機 不算投資

  張美露教授說,不去學習如何面對艱難選擇的人,會成為「漂流者」(drifter),他們會說,我並不是因為想要成一個律師才做律師的,我不適合,但大家都說當律師好,我就漂流(drift)到了這個行業裏。在投資行業也有類似的說法,曾經有一位很有名的母基金管理人告訴我為什麼他們沒有投某個業績還不錯的對沖基金:他們風格漂移了(style drift),他們說自己是一個亞洲高收益信貸基金,但股市好的時候四成以上的倉位進了股市。潛台詞便是,時不時投機,便不是投資。

易方達資產管理(香港)有限公司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