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耆商機——退休後「夭折」

  筆者聽過一個笑話說,在未來世界,一班老同學聚會,聊起一位多年不見的同學仔。

  一位老同學說,這個同學早在退休時已經不幸「夭折」。

  為甚麼過身會是「夭折」?因為當時大家都已經160歲,同學60歲便早逝,足足比同齡人活少一個世紀。

  回看歷史,人類平均壽命一直在延長。夏、商朝,人平均只有18歲,周、秦朝20歲,漢朝22歲,唐朝27歲,宋朝30歲,清朝33歲,民國時期35歲,至現代人可達80多歲。

  我們自己的生命也許是「延長」下來的,如果活在十八世紀,我們可能已經接近極樂世界了。近一百年來,科技時不時就救了我們一命。醫療的突破,減緩人類走向死亡的步伐。

  筆者觀察到一個「愈短愈短,愈長愈長」的現象:愈長壽,就愈可能用得上更先進的醫療科技,壽命就變得更延長。

  以前是人生七十古來稀,但將來相對百多歲的朋友,就變得英年早逝了。

  壽命延長,威脅不少「對賭」產品。香港政府早在回歸後數年,已經取消長俸制度,避免「工作三十年,長俸領三十年」的財政負擔。另一方面,一些例如保終身保險、年金、會籍、老人院舍一次性終身入住費等「鬥長命」產品,雖然有精算師精密計算,但人算不如天算,最後可能有機會陷入「舊客未去,新客免來」的困境。

  另一方面,隨着借款人壽命延長,若樓價下跌,逆按揭抵押的物業,最終也有可能變為負資產。

健康教育基金會主席

關志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