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耆商機——「跳舞群組」暗示的商機

  「跳舞群組」染疫人數突破五百,經此一疫大家發現,原來中老年人也很流行跳舞,當中不乏上流社會名人,因涉及二三十歲的年輕導師,引發社會關注熱議。從銀髮市場角度,筆者看到有以下幾點啟示:

一、不顯眼的銀髮商機有待發掘:市面上較多以改善老人生活為目標,推出產品或服務,如智能手環、人體監測護理牀、適老化裝修等主流業務。若不是疫情爆發,大家可能沒想到這類「地下」銀髮經濟圈竟如此活躍,以為跳舞只是年輕人減壓健身的活動吧!

二、銀髮市場或可與醫療無關:說到老人服務,很多人一定會聯想起老人院和醫院,但其實中老年人普遍都能自理甚至身心健康。他們樂於享受娛樂如跳舞,而醫療保健相關的消費如復康、照護等,只是晚年生活中一小部份。

三、毋須打正銀髮旗號:據這些舞場分不同層次,有私人會所、社區會堂及酒樓等,其共通之處是大家都沒有標榜服務長者。從披露的導師住址估計,他們一樣是人生勝利組,低調發財。

四、中老年人不乏高消費力群體:群組中有住半山豪宅富人,長期重金聘請一對一年輕才俊導師教班。相比年輕人的班組活動,不是動輒取消,便是痛苦轉型線上,簡直是夏蟲語冰。

五、有錢人需要精神滿足:馬斯洛的需求層次理論指,低層次需求滿足後,人會追求更高層次。此群組確診人士年齡介乎55-76歲,相信閱歷豐富,生活無憂,學習舞藝之餘,透過與尊重自己的導師交流,更獲得了充份鼓勵和認同,提升了自我價值感,因而覺得服務物有所值。

健康教育基金會主席

關志康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