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令和大嘗祭

  在東京的時候碰上德仁天皇連串登位儀式最後的「大嘗祭」,而且住的酒店剛好在皇居對面,一心想去湊熱鬧,不過在登位所有儀式中,「大嘗祭」是最神秘的一個,不邀請賓客參加,普通市民和遊客當然不可能一窺全貌。

  令和「大嘗祭」在十一月十四日傍晚至次日凌晨、在皇居內一個特別搭建的祭場「大嘗宮」內舉行,是新登位天皇向天照大神和諸神供奉穀物,祈求國家太平五穀豐收的儀式,從奈良時代已經開始,天皇一生就只會舉行一次,所以是相當重要和神聖的儀式。

  天皇與皇后以及參與祭典的隨從的衣服是最高規格,所有祭品由日本不同地方運到,還有祭文、祭樂等等,相當複雜,大部份日本人也毫無認識,日本媒體紛紛請來專家詳盡介紹每一個環節,圖文並茂,不過,因為沒有電視轉播,還是看不到儀式到底是怎樣,唯一可以參與的是「大嘗宮」在儀式後會開放給民眾參觀,可惜我已經離開日本,沒有機會去看,公開參觀時間到十二月八日,之後就會拆走,如果大家這兩個星期在東京實在應該抽空去參觀這個難得一見的「大嘗宮」。

  話說「大嘗祭」當晚我在皇居附近流連,發現有大概二十人舉起橫額抗議,細看之下,原來是反對「大嘗祭」的支出。

  德仁天皇登位是好事,特別是天皇與皇后一向給人和藹親民的形象,所以登基的連串活動都受到國民歡迎,也有批評一些聲音認為儀式浪費公帑,其中「大嘗祭」屬於宗教儀式,政府未把它列入國家儀式,但因為是皇位繼承的重要部份,所以還是以公帑「埋單」,費用約二十四億日圓,引起部份人不滿,認為既然不是國家儀式,基於憲法「政教分離」的原則,不應該由國費負責。

  隨著「大嘗祭」結束,德仁天皇的即位儀式告一段落,根據統計,與即位有關的慶典活動總開銷約一百六十億日圓,比三十年前平成天皇即位時多出三成,主要支出是外國賓客的接待費用,達五十億日圓,而「大嘗祭」的開支就減少了九千萬日圓。

  日本皇室成員給人的印象從來不是浮誇的「大花筒」,新天皇即位畢竟是歷史時刻,大部份國民對花費還是支持的。

邢珠廸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