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遊戲「愚」人生?

  人生如遊戲,以現時全球約二十多億人玩的數碼遊戲來演繹,貼切不過。隨着年代變遷,數碼遊戲變質,時代與遊戲,究竟是誰引領潮流?

  第一代的遊戲黑白分明,現代的色彩繽紛,就連灰色的色調也多到不易辨解。

  我童年時代的第一個數碼遊戲是「大力水手」,想戰勝惡人,英雄救美,要避開障礙,吃多些「菠菜」。中學時代喜愛的數碼遊戲「勇者鬥惡龍 」,讓玩家當勇者與隊員齊心合力,冒險解除障礙,讓世界重上正軌!

  現今的熱血青年,很多是第一身射擊遊戲「Call Du」系列的高手,戴耳機、隱藏真身,與世界各地的玩家結黨在虛擬世界裏混戰,可做狙擊手從「屈機位」冷血「爆頭」、再呼叫外援及無人機施襲,埋身肉搏、割頸殲敵;一組人玩網絡遊戲「Gears of War」殺敵後,即興「鞭屍」及圍起來「揼腳」凌辱別人的網絡化身;玩「GTA」可與世界各地的人結黨持械打劫、殺人、放火,無惡不作。

  殺人如麻猶如「食生菜」,會加分、得讚。遊戲,不始終是遊戲嗎?可無限翻生,蓋上網絡面紗,不珍惜生命豁出去,若遊戲中的化身是一面鏡,大家會看到甚麼 ?人生如遊戲,但莫讓遊戲愚人生,否則game over!

律師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陳曉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