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當「棕地」不是棕地

  「棕地」不是泛指公路與草地之間空置或被非法霸佔的棕色泥地。在英國,「棕地」(brownfield)是指受污染但有潛質重新發展的廢棄工業用地,如曾荒廢的 Canary Wharf舊碼頭就被改建成新型社區。

  香港的太古城和黃埔花園是成功由船塢改建而成的好例子。雖然我們沒有這麼多廢棄工業用地可供發展為新社區,但是卻有不少新界鄉郊地區的「農地」,被某些人冠上「棕地」的統稱來迎合他們自己的競選平台。有專家認為這些土地更恰當的統稱可能是「粗放式發展的新界地段」。

  一九八三年的「生發案」案例確認了英國政府在一八九九至一九○一年於《集體官契》附表中記載該些地段當年的用途(例如「農地」)只屬描述性質,並非經規劃限制土地用途,但不能擅自建屋。香港寸金尺土,為求生存,有些行業都搬到這些新界地段從事露天儲物場、貨櫃場、回收場、倉庫、鄉郊工業及汽車維修等業務;那是香港銷售、物流業的重要集散地和強大後盾,對支撐着香港民生所需及經濟發展起着積極、重要的作用。

  覓地建屋刻不容緩,但也要尊重私人物權。政府引用《收回土地條例》徵收任何私人土地前,必須先按照該法例確立的「公共用途」來推行實施,並作出合理的賠償和安置,協助搬遷後從業者可繼續服務業界及促進香港的可持續性發展。

  收回這些所謂的「棕地」必須合情、合理、合法,也要顧及香港整體長遠發展的需要和利益。 與其小修小補,倒不如做好規劃,像當年大刀闊斧開發沙田新城市廣場一樣,或在貨櫃碼頭附近填海重置倉庫釋放所謂的棕地來建屋,再加快推行業權註冊制度來減少紛爭。有時候每人「輸少少」,可快速達致雙贏!

律師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陳曉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