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精準扶貧

  承接四十多年改革開放的成果,國家七年前起實施「精準扶貧」,取得平均每年協助超過一千三百多萬人扶貧的成就,快將達到全面建成小康社會的目標。中央採用「精準扶貧」,針對不同貧困區域環境、不同貧困戶狀況,運用大數據、現代科技效能,精確識別、精確幫扶、精確管理的扶貧方式。

  要扶貧,先界定誰是對象,要小心「標籤化」或帶來的負面影響。世界上很多地方包括香港,均選用「相對貧窮」界定方法,把「貧窮線」劃定在平均按每月住户總工資收入的中位數再減半;很多扶貧策略主力幫助「貧窮線」下的人。

  可是以相對收入劃「貧窮線」,數字上永遠會有「窮人」,而這些「窮人」或會包括一些擁有多個物業、坐擁過億身家的退休人士,只因他們再沒有工資收入。

  我們是否應該採用「絕對貧窮」的定義來更有效精準扶貧,幫助難以維持生活最低水平的人士,提高扶貧針對性、有效性和創造利好環境解決結構性貧窮,使能對症下藥幫助到最有需要的人,減低貧富懸殊和跨世代貧窮?

  香港少數族裔若有足夠資源學好廣東話及英文就增加就業機會,我們若做好人口普查及短中長線的職涯規劃、全速推動「普教中」讓下一代學好國語,就可用「兩文三語」增加競爭力及參與大灣區以至國家「十四五」發展的機遇;同時需訂立或優化有關政策,使能提高中低層收入人士在香港及大灣區一小時生活圈的城市「上車」買樓、租置物業發展的機會。

  在智慧城市,善用大數據、人工智能,創造更佳環境解決結構性的貧困,達致精準扶貧,造福社群。

律師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陳曉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