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優化人工智能翻譯

  在洽談和嘗試解讀商標授權的英語合約時,大家可能會留意到 sole licence「唯一許可」及 exclusive licence「獨佔使用許可」這些法律詞彙。試把兩組英文詞彙鍵入某大互聯網搜尋器的英譯中系統,會同樣得出「獨家許可」的翻譯,兩者看似是共通的,但再試下中譯英鍵入「獨家許可」,卻只得出 exclusive licence。其實 exclusive licence 比 sole licence 更「獨家」及有絕對的排他性,因為在 exclusive licence下,就連商標註冊擁有方也不能在已授權範圍及時限內使用該商標。一字之差,謬之千里。

  翻譯是一門藝術,而非可以「夾硬」拆句、照字搬字翻譯後串合起來。所以優秀的翻譯員叫價不菲,律師行聘請見習律師面試時,很多也要試一試求職者翻譯的「功架」。在職場上,精通多國語言及文化絕對有優勢。

  語文翻譯是溝通的橋樑,也是國際金融中心的法律從業員經常要面對及解決的問題。聘用翻譯員人工翻譯一份合約需用的時間,往往比律師草擬一份合約更耗時,而時間就是金錢。據估計,今年全球的翻譯行業市值約達到五百五十億美金。

  聽多啲、看多啲、寫多啲,就會駕輕就熟。人類如是,人工智能翻譯的「機器學習」(Machine Learning)單元也如是,讓機器透過回歸分析自主學習來增強翻譯功能,輸入的翻譯數據及用家回饋信息愈多,人工智能翻譯演算法也會持續的調整並提升翻譯的準確性。

  其實要理解、翻譯一句說話,甚至閱讀一篇法院判決,都不能不看前文後理,否則會誤墮斷章取義的陷阱。

律師 港區全國人大代表

陳曉峰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