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郊野公園的真正身份

  香港土地矜貴冠全球,先天山多平地少,後天又有殖民政府高地價政策,以至現在房屋問題已成香港問題的核心,打工仔為磚頭做奴隸,住宅卻愈建愈細,尤以市區為甚,插針樓竟也賣到三萬元一呎,貴得離奇無奈港人也要忍痛付費。誇張點說,社會各樣問題都可以是因買唔到樓而引發。

  就算不買私樓,想住公共房屋,排隊也要等五點八年,龍尾未有起色縮短,這令市民更氣餒。

  三年前的土地大辯論言猶在耳,筆者不在此重複。最近有政黨重提郊野公園邊陲地帶建屋而引起話題,以沙田水泉澳及元朗大欖作為試點。筆者認為是好事,只是三年前民意並未支持,因觸碰郊野公園土地,總有環保團體反對。不過,大家真的透徹地明白,所謂郊野公園邊陲建屋,是甚麼一回事嗎?真的那麼不環保?

  如果,只是在現有水泉澳邨的邊皮,起多幾座大廈提供多二千個單位,受惠大概有過萬人;而連接着荃灣、屯門、元朗至石崗的大欖郊野公園,找一個邊邊的邊皮,又起一些大廈,就可以拯救數千或上萬個家庭(大約X4的人口)於水深火熱,好不好?

  有人會說,今天放寬一點,將來又放寬多一點,郊野公園遲早變石屎森林。告訴你,那是不可能的,因為香港的郊野公園不止是休憩地方,它的真正身份是水塘集水區,沒有水就連生命都沒有,所以郊野公園是不會被開發的。

  三年又三年,以香港建屋技術兩年都起好整棟樓了。現在大家明白多一點,原來在郊野公園邊皮起多幾幢樓就是這麼一回事,仍然會覺得不環保嗎?

鄧銘心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