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任伯年作品意趣盎然

  在月前飯局上,對中國藝術頗有修養的朋友,從晚清畫家任伯年作品於拍賣預展被意外撕毀,談到任的作品,如何啟發了諸如吳昌碩、徐悲鴻及張大千等名宿,還提到中文大學文物館正舉行任伯年人物畫特展。當下大家起哄,力邀他組團導賞,終於本周成行。

  八十二幅作品由中國美術館借出。說任的作品破格,留下觀賞者頗多思考空間,實不為過。印象中,中國畫絕大部份主體,都正面呈現在畫幅中間。但任的作品,尤以後期,較多出現從不同角度去描畫主體。有從側面、半側面,甚至如《焚香告天》(一八八五)、《騎驢人》(一八九一),是背向觀賞者出現在畫作中的。《東山絲竹》(一八九一)及《松下聞簫》(一八九四)甚至是透過近景大樹,看林間深處的音樂活動,直像透過水墨,表現攝影機鏡頭下捕捉的生活情節。

  一八四四年法國人在澳門拍下第一批中國相片,一八七五年天津出現商業照相館。攝影風吹華,與任的畫風有否關連,留待有心人考證好了。

  另《無香味》圖,畫的是僧人手執剛刀,面前是隻被縛的狗,最終是和尚屠狗抑或切繩放生?留待觀賞者思考好了。借此機會得謝姚君導賞,因為文化水平缺乏如我,無人引導,實如入寶山空手回。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