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識聽少少咁喇

  六月到長沙,住九倉長沙第一高樓IFS Niccolo酒店。首天晚宴,由挪威籍總經理Jergen Christensen宴請。他與一眾嘉賓以英語交談,但以他派駐長沙管理偌大酒店,懂普通話是毫無疑問,但廣東話又能否掌握呢?答案是:「識少少咁喇!」外國人學習、掌握及了解廣東話,各種語調不同的變化及運用,是絕對困難。此君連「咁喇」兩個字都懂,可說融入港式文化生活。原來Jergen約二十年前來港,曾到清華修讀普通話,及後在港娶港妻生子。與其說是挪威人,說他是港人也不為過。

  這又得舊事重提,早年因商務關係,認識在東京一出版社工作的一位日本人。雙方往還了差不多三年之後,在一次要求調整供貨價格及理順流程商議過程中,那位日本人突然用不太流利的廣東話表示,願意接受我們的提議。原來此君曾被派駐港工作,廣東話說得雖不靈光,但接收冇問題。幾年下來,我們在他面前但說廣東話,他影帝級演技,面上全無反應;幸好生意商談一直沒強佔對方便宜,他願意作出配合。經此一役,在外地接觸外國人,提醒自己,不得假設對方不諳廣東話。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