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和好搖鈴

  過去但說我這輩香港人最幸福,沒受過戰爭及逃難的苦,雖曾經歷六七暴動,但當年初中仔,矇查查只知道社會局面動盪不安,未清楚發生甚麼,事情就已過去。接着完成學業,投身社會,適逢香港經濟起飛,迎來香江黃金歲月。經歷回歸後雖說經濟多有起伏,即是沙士香港成為疫埠,但終於都挺了過去。與港一同成長渡過,甘甜苦辣都有,該很滿足。想不到佔中,加上因修訂《逃犯條例》,帶來香港空前撕裂,真未見過連和家人,及幾十年老友,交談也要避忌三分的局面。之前說的:我輩人最幸福;後面真要添個問號了。

  筆者大學時主修政治行政,留意時事政治,從來都是生活習慣的一部份。面對目前社會如此撕裂,但又苦無出路。坦白說,個人心理上已開始出現壓力,留意到近日自己說話少了,內容及詞彙選擇更謹慎了。對新聞報道感覺厭倦,希望迴避這類型節目及資訊。真懷疑自己也陷進了梁卓偉口中形容的「精神健康疫症」。心理學主張,把事情記下來,是其中一個可行出路,但願今天寫的,是條給自己開的良方。

  又假如,能借來多拉A夢的法寶「和好搖鈴」,搖它一搖,香港能疫後重生該多好。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