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兩支燈柱

  今天談想兩支燈柱。

  一支位於深水埗,接近基隆街天橋路中分隔處。荷理活電影常特意灑濕路面,反照附近燈光及路過車燈,營造浪漫氣氛及迷幻效果。八月二十五夜,大雨滂沱,直播鏡頭下所見,一邊街頭站滿渾身濕透的防暴警察,相距百公尺外的另一邊,是同樣戴頭盔防毒面具的示威人士。正中間,是那支柱身以紅白藍膠袋用的膠布料包裹的燈柱。那是去年底,為宣傳深水埗節的宣傳裝飾。如果有留意報道,或上網翻查資料,紅白藍膠袋的出現、流行以至走向國際,是標誌着父輩港人,胼手胝足,努力打拼的香港故事。孤獨的街燈,在雨下如灌的深夜,佇立在兩極中間,虛幻與無奈,正伴隨這個城市走向未可知的未來。

  如果深水埗的一支,代表香港如何走過來。那麼在九龍灣零碳天地旁,於二十四日被人拉倒的一支智慧燈柱,應當代表香港如何走下去。二○一二年智慧城市權威Boyd Cohen提出智慧城市的特徵、功能及目標,當中包括了智慧市民。智能燈柱倒下的那一刻,圍觀群眾的興奮和情緒高漲,猶如初民拜火。原來不少人還遠遠未能達到,能接受和享受智慧城市服務的基本水平。

  兩支燈柱,顯示了香港的宿命?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