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戰場點滴

  本周熱點,是死守理大的示威者。周三曾與一個登記後離開的同學詳談三小時,對校內情況,多少有個理解,是以及後踏入理大校園,算有心理準備。

  迎客的大學水池停止運作,邊上有一堆燻得焦黑的汽油彈玻璃樽,旁邊有隻Pepe蛙,看上去雖不至end game,明顯士氣大洩。大學受嚴重破壞,平台上的大鐘,凝結在一時五十五分。只見到幾個蒙面示威者,記者朋友說,部份留守者,躲進船形設計大樓,因那裏沒被破壞,由於人少,隱藏很深,若他們不自願走出來,很難被發現,要勸服,不容易。

  大學入口石階上的平台,隨處可見大量汽油彈原材料。草草畫成貼於食堂的校內指示平面圖,標示一個「油」字在近A樓處,引證那位同學所言,汽油彈是在校內製造。

  到處是匆匆離開痕跡的室內運動場,燈火通明,開了空調。大量牀墊、衣服及抗爭物資丟得滿地。想高峰時,裏面聚了四、五百人。咖啡店及食堂滿目瘡痍,四周放滿雜物,能清出一個空間,怕也沒胃口進食。進入地庫體育館的右邊牆上,用黑色噴漆噴上:「各位手足,今次Poly準備不足帶到好多麻煩比(畀)大家,好對唔住。」旁邊回應:「原諒你哋。」究竟誰所寫,是否真由部份理大學生邀外人進校,不得而知,無從查證。通往平台的另一角,寫有:「今生只嫁勇武巴。」,革命不忘浪漫。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