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我的驕傲

  早些時百多組交通燈被毀,旺角鬧市交通燈恢復運作才幾天,又再度被破壞。香港人應有心理準備,我們的城市,總是有這一塊那一角的人為破損待修。幾代人共同擁有的經歷和建設,包含不少香港人的心血和付出,會否永遠成為回憶?不同政治立場引起的極度撕裂,香港能回復舊觀嗎?

  上星期在旺角街頭,隱約聽到一對中年男女的對話。女問:「你做咩行咁耐,有邊幾幢大廈好有印象㗎?」男答:「朗豪坊囉,二○○三年時我有份起㗎。後來裝修內部,發覺入面同一般建築物好唔同,難度唔低㗎……」當建築工人的他,語氣不乏成就感與驕傲。十年,二十年後,同樣的街頭對話,內容會否變成:「當年亞皆老街組交通燈,咪係我放火燒嘅囉。」「嗰晚防暴好快咁衝入嚟,班兄弟淨係掃低幾個貨架,就立即撤退咯……」「有人嗌開遮,我咪配合囉?打到阿伯成面血,我唔敢睇呀?」「我坐咗三年……打算點?唔知喎?」

  當相當一部份人,「我的驕傲」回憶,是由不同程度的破壞片段組成,這將會是個怎樣的香港?常說香港國際金融中心地位,難於被中國其他城市替代;但要取代一個步向破爛的國際金融中心,答案會否一樣?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