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殺人鯨的回憶

  澳洲山火肆虐未止。新聞提到由雪梨往墨爾本太平洋公路上的小鎮Eden,居民需要撤離。理論上公路是隔火帶,Eden居民要撤離,火勢之大可以想像。

  澳洲未實行禁捕鯨魚以前,Eden係其中一個捕鯨中心。鎮內的小型捕鯨博物館,掛起一副殺人鯨Old Tom的完整骨骼,亦紀錄了一個遠溯到一八九五年的捕鯨傳奇故事。當年每屆捕鯨季,以Old Tom為首的一群殺人鯨,會將大量鯨魚趕到Eden灣附近,方便獵鯨者捕獵,鯨肉鯨油賣錢,鯨脷丟回海灣「回贈」給Old Tom一眾。人鯨合作的捕獵模式,一直延續至一九三○年Old Tom被發現浮屍於附近雙摺灣之後,方戛然而止。

  Eden港灣有幅遇事紀念碑,刻有所有捕鯨沉沒漁船名字、遇難日期、遇事者姓名及職稱。當中不乏大量中國船工。可惜全都有名缺姓,刻上的不是ah kim,便是ah ming或ah keung等。也許就連鄉間家屬,也不知當年他就在遠方葬身於茫茫大海。

  因着捕鯨活動終結,港灣燈塔改由鎮民自願輪值當班。還記得當天膽粗粗要求登塔,守塔人異常好客,詳細給我講解塔內設施,以及所擔當的工作。對方還說每年十月下旬,鯨魚群遊弋通過港灣,是最佳的觀賞機會。意想不到二十多年前探訪Eden的回憶,因這場特大山火,又都回到眼前來。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