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疫症難除怪得誰

  不少人批評特區政府抗疫冇隊形。抗疫不力這句說話宣之於口很容易,但說的是否公道呢?香港人真奇怪,疫下生活要有接近西方社會的個人自由,但又要政府交出類近「具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的抗疫成績,即使未全面歸零,但總應該是「外不輸入,內不擴散」。這可能嗎?

  要享受西方的生活自由,自然得同時接受可能出現西方社會的較高確診數字。法國最新措施,是由晚上八時封城到翌晨六時,德國自十一月起所有食肆、酒吧及娛樂場所已全部停止營業。手段同力度顯然都比特區來得重,但兩國每天確診數字依然居高不下。相比之下,特區做的已然不算太差。

  過去兩波在疫情未長時間清零的情況下,港人已經忍不住「放飛」。甚麼父親節歡慶、回歸歌唱群組、萬聖節狂歡、網上畢業禮變成實體遊行、限聚令下依然蒲吧、滿員宅度假、跳舞群組、演唱會、遊艇派對、嫖娼、聚賭、樓上無牌酒吧等活動可有停過?正是要幾精采有幾精采。批評政府空有抗疫意志,但市民有用心投入過嗎?撫心自問大大聲批評政府做得不夠好的人,有否試過偷偷違反限聚令?官員有心,市民無夢。疫症難除怪得誰?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