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荒誕的檢測邏輯

  香港社會真荒誕。記得社區普及檢測之初,有區議員及居民,以未經諮詢為由,反對大廈旁邊的球場用作檢測中心。結果幾個月後,疫情在公共屋邨爆發,同樣未經諮詢下,又批評流動檢測中心設在家居附近籃球場,不夠方便,提出應該為長者及行動不便的,提供上門檢測服務。

  「受限區域」推出初期,有區議員批評封區強檢多天,部份打工仔或會因而手停口停。甚至鼓動要政府賠償損失。記憶中,他們部份人過去曾經支持甚麼大三罷。他們有譴責過,甚或考慮過打工搵食問題嗎?又有記者質疑,政府大規模推行「受限區域強檢」向檢測營運者輸送利益。特首表示營運者係接近貼錢提供服務。如果大家猶有記憶,疫情初起時做一次檢測,收費最少三千元,如今政府將價錢訂在二百四十元,只是百分之八。同樣是檢測,當日政府推普及社區檢測,有區議員游說街坊不要參與政府免費服務,反而向市民推薦收費三百元,需要自行採樣的私家檢測。以區議員身份推銷商業服務,總有利益衝突嫌疑。記者當時不深入探究,是消息不靈通,抑或明知而護短?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