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潮——電視業何去何從

  六十年代收電台廣播,除選用笨重座枱機,可以選購日本原子粒收音機,當時售價約幾十至百多元一部。可以調校接收香港的超短波及中波波段廣播。以三分一到四分一月薪去購入一部單一功能,只可接收電台廣播的手提收音機,除了時麾,顯示電台廣播有它獨特魔力。迨至七十年代,單一功能的原子粒收音機市場,開始被初登場的匣式收音錄音機蠶食。同一個硬件平台上,匣式播唱佔了最少半邊天,對電台廣播無疑是個警號。

  舊事重提,是想指出幾十年前家居客廳的主角,我們願意花幾千甚至上萬元購入一件電器:電視機,其實一直只有一個功能。時至今天,我們只要花幾千元,購入一部顯示屏,帶我們到無限可能的資訊平台穿梭。接收電視訊號只是其中一個可能性而已。正因如此,幾十年來我們眷戀的電視收視率,看來繼續只有下跌的可能。傳統電視廣播,無論是免費或收費,正面臨一個非常殘酷的淘汰賽。要說,業者宜警惕,政府發牌監管當局何嘗不是?

楊振耀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