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環保能源帶來投資契機

  美國去年啟動退出巴黎協議程序,協議各國於一五年簽訂,旨在共同減少碳排放。為何美國退出呢?若簽訂環保協議後,美國會因降低排放而減用能源,導致產出減少而經濟發展放緩。這就是環保與經濟發展的取捨。

  隨着全球環保意識提高,各國積極發展可再生能源,以取代不可再生能源。前者需要大量時間和金錢,通常由政府推動。大勢所趨,香港兩間電力公司於未來亦必使用更多可持續能源發電,會將發展費用轉嫁給消費者。

  現階段可再生能源不比燒煤發電更便宜和方便,主因是有限制,以太陽能為例,最大問題是要大量土地。香港寸金尺土,以土地成本計,電費昂貴,亦未必可應付發電需求。風能不一定要大量土地,但有地理限制,例如需要足夠風力,但風大的地方又未必可消化過多電力。

  燒煤發電不但價格便宜,亦根據地方電力需求而運送適當煤炭,這是為何長久以來都難以擺脫燒煤發電。

  如何解決以上可再生能源需求和供應錯配的問題,重點在如何儲存電力。把可再生能源生產的電力儲存於電池之中,再運送到其他地方即可解決錯配問題。但電力儲存科技瓶頸是未能生產輕型而大量儲電的電池,未來可持續能源發展面對的最大挑戰,就是電力儲存科技能否跟上電力需求的步伐。例如將太陽能日間所產電能儲起來,以供晚上使用,或者運到其他地方。

  儘管現時未有足夠技術,但電池工業的領先者未來有很大機會取得突破,所以這些公司發展潛力相當大,作為一個價值投資者,亦可以考慮有關科技公司。

  (讀者可往莊太量教授論經濟的YouTube頻道觀看更多精采內容)

中大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