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量微觀——香港其實是很脆弱

  疫症全球蔓延,基本上難有國家可以避免。疫症是一個測試,看每個國家國力有多強,調動資源能力有多強,或資源儲備有多少,可否在戰爭狀態存活。

  經此一疫,我們看到,就算不打仗,也可以鎖國或封關。強如美國,也要求其他國家供應物資,所以愈依賴進口的國家,在這場危機中愈脆弱,比如美國、歐洲都很依賴貿易,遇到經濟停擺,他們國民的錢或很快就花光。但中國人儲蓄比率是高的,遇到經濟停擺比較能存活,而且很多企業是國營企業,不會隨便解僱員工。所以中國人儲蓄加上公司養你幾個月,經濟停擺下,仍可生存一年半載。

  疫症令各個國家露底,比如英國、德國、法國、意大利這些國家都無法展示應有的防範和組織能力。每個國家從高位跌落,到其式微時,一定發生一些事,使其真實能力暴露,可能打敗仗,或低的防疫能力。

  全世界現正大洗牌,哪些國家興起成為未來強國,就看這次控疫能力。哪些國家應付不了,過不了這一關,就漸漸式微。現正是世界大亂,最壞的情況是每個國家不出口糧食,我們透過和其他國家貿易去得到一些資源的同時,也要想想安全問題,如果國際貿易停擺,要怎樣去得到資源。

  這次疫症也暴露香港其實很脆弱,香港應有多些儲備、物資和糧食。很多人做金融賺到錢,但一封關很多東西都會停。所以這次疫症下孰強孰弱,馬上立竿見影,反映香港平時應要多做一些戰時準備,不要經濟停了,所有事都停擺。(讀者可往莊太量教授論經濟的YouTube頻道觀看)

中大德劉佐德全球經濟及金融研究所

常務所長

莊太量


hd